2021互联网文学盘点:年轻人集体发疯,中年人爱凡尔赛

2021年,堪称互联网文学元年。在这一年里,大量出现的互联网文学成了年轻人的语言玩具。

截至发稿,在收录了众多互联网词汇的小鸡词典上,有文字记载的互联网文学就有28种。除了凡尔赛文学、废话文学等知名文学外,还有更小众的咯噔文学、大列巴文学、凡尔登文学等。

玩文学的人多,凑热闹的人更多。B站网友用废话文学重制了《刘华强买瓜》,抖音上#发疯文学#系列视频点击量超过3.9亿次。学梗、玩梗,成了年轻人冲浪时的必修课。

互联网文学的兴起,让我们好奇2021年里,哪些文学才能称得上火热?哪些文学已经从一时的玩笑,变成了冲浪人的日常话题?各种文学的热度又是怎么变化的?

于是,我们从百度搜索数据中找了找答案。

凡尔赛文学是互联网文学的绝对顶流

为了找到互联网文学的顶流,我们首先按总搜索热度,找到了2021年的5种主要互联网文学,它们分别是凡尔赛文学、privilege文学、废话文学、发疯文学和卑微文学。

在这里,我们也给大家展示一些例句。

1638758348-10944ea61c31660

从总搜索热度看,凡尔赛文学仍然是互联网文学界的绝对C位。它的热度是第二名privilege文学的2.9倍。看似火热的废话文学、发疯文学,热度其实只有凡尔赛文学的一个零头。

1638758350-4274f066999108f

凡尔赛文学不仅热度高,而且最为持久。

作为2020年底出现的互联网文学,凡尔赛文学在2021年1月1日就有了比较高的搜索热度。

凡尔赛文学占据榜首的日子里,不断出现的新“凡”法,还在为凡尔赛文学的热度添砖加瓦。比如网友们纷纷手持北大毕业证和数本房产证,以“沉浸式凡尔赛”的方法,在社交平台上告诉大家——“这是我的~”。甚至有广东网友凭借着一双人字拖,就获得了数万点赞。

从那天起,凡尔赛文学就像是超长待机的英国女王,强势而长期地把持着互联网文学的头把交椅。

从单日平均热度来看,1月1日至10月15日,凡尔赛是99992.7,其他4种互联网文学中最高的privilege也只有2566.1,仅为凡尔赛的2.6%。

1638758354-59874cb501a1203

新诞生的互联网文学,不仅没有撼动老大哥的统治地位,反而像昙花一样,常常在势头正盛时迅速倒下。

以发疯文学为例,9月初出现热度,11天后就达到了热度巅峰。虽然它有一条十几万转评赞的相关微博,还上过热搜,但快速消退的热度,仍然体现出了发疯文学(以及其他一系列互联网文学)后劲不足的特点。

更极端的大起大落出现在privilege文学身上,热度从暴涨到消失,只需要一天。而卑微文学的热度之低,与其他文学相比,就像是从未出现过。

是谁在关心互联网文学,他们是怎么玩互联网文学的?

互联网文学能够在2021年不断开枝散叶,拉出一副百家争鸣的宏大架势,靠的是背后那一群忠实拥趸。

百度搜索数据显示,目前关注互联网文学的群体有“大城市化”“年轻化”和“女性化”三个特点

从城市来看,最关注互联网文学的TOP 10城市,全部是一二线城市,北京、上海等城市排名靠前。一线城市的职场里,互联网文学似乎已经成了打工情绪的调节剂。

从年龄结构来看,目前关注这5种互联网文学的群体中,30岁以下人群的比例都超过60%,发疯文学甚至达到了89%。要让30岁以上的人打出歇斯底里的“我连发疯你都要有意见?”,也许多少有点破坏自己长年积累起来的偶像包袱。

从性别来看,如今互联网文学的受众群体有“阴盛阳衰”的情况。5种主流互联网文学的用户中,女性比例均高于男性,性别比例最悬殊的是发疯文学,男女比例接近2:8。

1638758359-0cadbeda90cba94

互联网文学的不同起源,一定程度上划定了用户群体的范围。比如卑微文学最吸粉的“鼎盛时期”在王思聪的感情受挫期间。一系列油腻情话模仿大赛,让卑微文学被更多人知道。

微博上一系列的相关热搜如“学舔狗的语气说句话”等话题,更能够引起女性群体对卑微文学的共鸣,却容易引起男性用户的不适。26%:74%的男女比例,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说明问题。

在所有的互联网文学中,凡尔赛文学和privilege文学是最出圈的。它们似乎能抓住更多男性和大龄青年的好奇心。“凡学”的受众群体中,44%:56%的男女比例相对平衡,30岁以上受众也达到了40%。

凡尔赛文学的出圈,也一定程度体现在搜索关键词上。

百度数据显示,当人们在搜索“凡尔赛文学”的相关信息时,搜索最多的是“什么梗”和“梗”。联系到办公室里的实况——当所有年轻人不断谈论凡尔赛文学时,为了理解年轻人话题的职场前辈们,正在百度上默默搜索“凡尔赛文学是什么梗?”

1638758351-ce103d718057069

“常听见、求科普”,是凡尔赛文学出圈的第一步。

用户在搜索发疯文学、卑微文学时,偏向于搜索实操内容。比如大家会搜索“生成器”“语录”,甚至还有“催发货”。上百度搜索这些内容的人,似乎并不好奇发疯文学、废话文学是什么意思,他们只想知道这些好玩的东西究竟要怎么上手。

在搜索关键词的数据中,我们还能发现:关于互联网文学的讨论,常常围绕某个特定人物展开。

比如在谈论凡尔赛文学时,蒙淇淇和她的10万元高定总是绕不开的话题;谈论发疯文学时,《君九龄》中疯狂而深情的角色陆云旗就成了代表性人物。

当然,当我们在谈论卑微文学时,网红小王也会成为丢向池塘中心的那块石头,泛起的水花会带动整个池塘一起波动起来。

年轻人为什么喜欢互联网文学?

年轻人到底为什么喜欢互联网文学?

大概因为,年轻人需要借助互联网文学投射自己的各种情感。

凡尔赛文学能长期拥有各种群体的受众,是因为大部分人不喜欢“什么都要拿来秀一下”这种长期存在的生活态度。凡尔赛文学,是现代年轻人对于“拼单名媛”“不讲武德的大师”的回应和嘲讽。

年轻人也有短期的间歇性需求。

比如对爱情的欲而不得。卑微文学——又或者说是舔狗文学——的思维中心在于“喜剧的悲剧内核就是我”。诸如“宝,s是sweet,b是baby,那么你一定在叫我sweet baby了”之类的梗虽然好笑,但一想到自己是情感中的替补队员,这多少有点现实版伤痛文学的意味。

比如对丧失合理权利的不满。当大家希望通过发疯文学与客服、快递小哥强硬对话的时候,对抗的其实是敷衍至极的自动回复,以及有理说不清的不合理现实。

再比如对于“凡事追求价值”的反抗。作为早期废话文学的代表,许三多口中的“好好活就是做有意义的事,做有意义的事就是好好活”成为了一句经典。但一句话非要有意义才行吗?不一定。废话文学存在的意义就是打破了这些约定俗成,形成了亚文化对主流文化的反抗,用无聊对抗无聊。

信息时代,每个人都拥有了自己发声的渠道,重新定义了媒体权力结构。对和错之间的界限被模糊,每个人都有表达和定义好与坏的权利。

当有人觉得加班即正义时,反内卷的年轻人就使出了凡尔登文学。他们用一战绞肉机的名字告诉别人,内卷当中没有胜利者,只有承受苦难的普通人。他们是平成文学的代言人,与“加把劲努力干”的昭和文学划清了界限。

“你可以秀,但我也有批评的权利”,互联网文学便是在这样的土壤里成长起来的。

服务及版权声明

根据二〇〇二年一月一日《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》第十七条规定:为了学习和研究软件内含的设计思想和原理,通过安装、显示、传输或者存储软件等方式使用软件的,可以不经软件著作权人许可,不向其支付报酬。

本网站所有发布的源码、软件和资料,均为作者提供或网友推荐收集各大资源网站整理而来,仅供功能验证和学习研究使用。

所有资源的文字介绍均为网络转载,本站不保证相关内容真实可信,同时不保证所有资源100%无错可用,也不提供相应的技术支持,介意勿下。

您必须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,不得用于非法商业用途,不得违反国家法律,一切关于该资源的商业行为与本站无关。

如果您喜欢该程序,请支持正版源码,得到更好的正版服务。、如有侵犯你的版合法权益,请邮件与我们联系处理(邮箱:1910529407@qq.com),本站将立即改正。

本声明为本站所有资源最终声明,所有与本声明不符的表述均以本声明内容为准。


微咔网 » 2021互联网文学盘点:年轻人集体发疯,中年人爱凡尔赛
访问统计
3192135
用户总数
3664
资源总数
2647
运营天数
1327
赞助VIP 享更多特权,建议使用 QQ 登录
喜欢我嘛?喜欢就按“ctrl+D”收藏我吧!♡